世界杯32强巡礼之丹麦——“替补队员”的童话

当时球队临时取代发生了内战的南斯拉夫参赛,却以“替补队员”身份一路逆袭最终捧得桂冠

虽然在世界杯舞台上,丹麦队此前仅仅有过4次参赛经历,但他们其中3次都能够从小组赛中杀出重围,在1998年世界杯中更是历史性挺进了8强,最终遗憾地以2-3惜败于由罗纳尔多领军的巴西。只有在2010年时,球队在小组赛末轮的生死战中1-3负于日本,无缘晋级。

在本届世预赛中,丹麦队身处的小组内并无传统豪门,但球队在前半程接连输给了波兰和黑山、与罗马尼亚也只是战成平局;不过第7轮他们坐镇主场以4-0的大比分一举痛击了小组头名波兰队,又在此后客场1-0拿下了与黑山的争夺出线名身份获得了附加赛资格。面对爱尔兰,丹麦队在主场被对手0-0顽强逼平错失先机,但他们却在次回合的客场交锋中凭借核心埃里克森的帽子戏法以5-1取得大捷,顺利拿到了一张通往俄罗斯的入场券。

这已经不是这名热刺王牌第一次成为国家英雄了,在漫长的预选赛征程中,埃里克森首发出战了全部的12场比赛(10场小组赛+2场附加赛),奉献了不可思议的11粒进球和3次助攻

实际上,早在8年前的南非,当时年仅18岁的埃里克森就曾作为初露锋芒的新秀入选过丹麦队征战世界杯的大名单。时光荏苒,当初那个面容青涩的少年,而今俨然已成为了球队的灵魂。

与8年前出征南非的那支国家队相比,而今丹麦队的35人大名单中仅有4人曾有过世界杯经历,除去埃里克森外,其余3人分别是中卫克亚尔、后腰奎斯特和中锋本特纳。

克亚尔在巴勒莫出道时曾广受赞誉,在南非世界杯时还曾2次首发登场,但此后他的生涯发展轨迹却难免有“伤仲永”之意,直至去年夏天加盟塞维利亚后,这名昔日的天才中卫才终于逐渐让人看到了他日趋成熟的一面。在他身边,切尔西后防新星克里斯滕森正在冉冉升起,尽管在本赛季的俱乐部赛事中交了不少“学费”,但对于年仅22岁的他而言,未来依旧一片光明。

33岁的奎斯特则是国家队中不折不扣的元老级队员,司职后腰的他有着北欧球员典型的硬朗作风;与其搭档后腰的是来自德甲不莱梅的德莱尼,两人早在一同效力于哥本哈根时期便曾多次并肩作战,可谓是默契度十足。在攻击线上,丹麦队多采用塞尔塔的西斯托与亚特兰大的科内柳斯搭档双翼,前者在本赛季西甲联赛中表现令人印象深刻,他送出的9次助攻令他在这项榜单上名列第5位。

说起丹麦队的锋线,就不得不提到这个熟悉的名字——本特纳,在8年前的南非世界杯上,他作为球队当家中锋连续3场小组赛次次首发,并打进了球队在当届杯赛上的首粒进球。

遥想当年,这名丹麦高中锋还是酋长球场一颗令人瞩目的超新星,孰料这些年间几经风雨,当年的“自信帝”已近乎消失于主流联赛的视野之中。

在被阿森纳抛弃、又相继遭到沃尔夫斯堡和诺丁汉森林的放逐后,本特纳于去年3月加盟了挪威超级联赛的罗森博格,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投身于全新环境中的“大帝”状态彻底复苏,在联赛中出战29场攻入19粒进球,不仅跟随球队一道问鼎冠军,他本人也荣膺最佳射手。凭借着在非主流联赛中的惊艳表现,本特纳也得以重返国家队,并有希望作为替补中锋前往俄罗斯。

8年前,本特纳曾豪言:“我确信自己会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前锋之一”,时过境迁,虽然眼下来看,他距离这个目标已有天堑之遥,但或许在今夏的俄罗斯,他能与身边的队友们共同为这座童话王国续写下属于奇迹的新篇?

众所周知,丹麦是“童话之父”安徒生的故乡,而1992年夏天的欧洲杯,则是由丹麦队球员们共同书写的一段足球界“安徒生童话”——球队在预选赛中以1分之差位列南斯拉夫之后无缘晋级,但后者却因为巴尔干危机的爆发而遭到联合国制裁无缘参赛,于是欧足联临时决定由丹麦作为递补球队进入欧洲杯,而当时距离比赛开幕仅有10天。

据时任丹麦国家队主帅内尔森回忆,接到欧足联官方的参赛征召令时,他正在装修自家厨房,而许多球员在得到主教练的通知电话时还在夏威夷的沙滩上尽情享受着海风沐浴。作为“替补”的丹麦本不为人所看好,但球队却一路过关斩将举起了德劳内杯,对于这段故事,最经典的一句评价莫过于:“他们是最后来到这场晚宴的人,却带走了所有的蛋糕!”

由于队内头牌米歇尔-劳德鲁普(即大劳德鲁普)因与主帅内尔森的矛盾拒绝参赛,球队在进攻端只能依靠他的弟弟布莱恩-劳德鲁普独力支撑。但在后防线上,彼得-舒梅切尔却成为了球队的守护神——半决赛面对上届欧洲杯冠军、拥有无坚不摧“三剑客”的荷兰队,他屡次高接抵挡化解险情,还用一记不可思议的扑救将范-巴斯滕充满灵感的吊射托出了横梁,范-巴斯滕本人也对这个足以载入史册的扑救竖起了大拇指。12码点球决胜中,又是舒梅切尔成为了范-巴斯滕的梦魇,他无情地将后者的射门拒之门外,护送球队进入决赛。

决赛场上迎接丹麦人的,是夺冠头号热门、身为2年前世界杯冠军的德国队,在德意志战车炮火的狂轰滥炸之下,舒梅切尔再度奉献了逆天表演,他力保城门不失,让童话最终照进了现实。

不过当时的彼得-舒梅切尔或许不曾料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会在多年后以另一种别样的方式“复刻”那段由自己缔造的童线赛季,原本只是一支保级球队的莱斯特城却上演了草根逆袭的故事,连克豪强在群雄逐鹿的英超赛场问鼎王座,而球队的夺冠功臣之一便是门神卡斯帕-舒梅切尔,也就是彼得-舒梅切尔的儿子。

在小舒梅切尔身上发生的故事,论及传奇色彩,丝毫不逊于当年他父亲创下的“丹麦童线年欧洲杯时曾随队出征,但当时的卡斯帕-舒梅切尔仅仅是球队的第三门将。如今,在相继错过了2014年世界杯和2016年欧洲杯后,这支丹麦队终于再次重回大赛舞台,而此时的舒梅切尔也已然坐稳了国家队首发之位。对于已然年迈的老舒梅切尔而言,在今夏的俄罗斯,他最大的骄傲与幸福,莫过于见证着球场上的儿子,一步步、一点点地实现着球场外的自己那生命中曾无比渴望的激情。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