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突尼斯、苏丹……中国医疗队在抗疫最前线

脱下防护服,摘下护目镜,中国红十字会援助伊拉克防治新冠肺炎医疗专家组成员徐永昊,读着女儿写给他的诗。

在一些西亚和北非国家,还有不少像徐永昊一样的中国医疗专家在帮助那里的人民抗击疫情,用真诚和无私的奉献传递着温暖与爱。逆行者

在伊拉克,“战区”险,硝烟未散,“疫区”险,病毒肆虐。中国专家组一行7人却义无反顾地选择了“逆行”。

“请中国专家一定到北部来,”当地官员这样说,“他们来了,老百姓就放心了。”

从巴格达一路北上,徐永昊看到战争给这个国家留下的创伤,“断垣残壁、挖开的壕沟……尽管有警车随行护卫,车子也要一直高速行驶,中间不敢停顿”。从广州到巴格达的ICU病房,徐永昊经历了国内救治患者到驰援海外。在伊拉克不同的是,除了穿防护服,还要穿防弹衣。

几位专家深入巴格达仅有的三所定点收治医院,把中国收治患者的临床经验带到伊拉克。定点医院里重症患者救助设施和经验不足,为降低死亡率,徐永昊再三向伊方就对危重症患者进行治疗提出建议。“你们是伊拉克患难见真情的朋友,你们提出什么建议,我们就按你们说的做。”伊拉克巴士拉省卫生局局长阿巴斯·塔米米对中国专家说。

37岁的突尼斯孕妇哈南在见到中国援助突尼斯医疗队医生雷晓真之前,在几家医院吃了闭门羹。

“咳嗽2天,腹痛及发热4小时急诊入院。”高烧与宫缩折磨着哈南。西迪布济德医院的中国医生迅速接诊,“妊娠合并新冠肺炎可能,立即收入隔离产房。”“偏远落后,经济基础和医疗条件差”,这是医疗队去年11月抵达时的印象,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医疗队任务“临时升级”。

防疫物资尚未完全到位,新生命却不等人。“N95要重复使用,不能在手术中溅上血,”雷晓线外又戴了一层普通外科口罩。

几分钟后,一声啼哭——哈南新添了一个女儿。此时,雷晓线日,在突尼斯坚杜拜省,中国第24批援突尼斯医疗队坚杜拜分队产科医生王晨(右)在做手术。新华社发

3月里,一位叫伊斯梅尔的苏丹老人给中国援苏丹医疗队送来一包“抗疫药”——带皮风干的棕黄色种子,是当地人应对咳嗽、感冒的常见药。

左图是苏丹老人伊斯梅尔(右)与中国援苏丹医疗队员张小军的合影。(中国援苏丹医疗队供图)